首页

中国福利彩票走势图

大小:191KB 语言:简体中文

阅读: 91 系统:Android/Ios

更新时间:2021年10月23日

特别推荐列表

中国福利彩票走势图点评介绍

1.在乔治上校的帮助下,岳小白走出了重仓监。在战俘营的一个涵洞口,他们遇见了赶来救他们的水花子,蔡广得很是惊讶,他们一起离开了战俘营,从涵洞逃亡海岸线鈼b棩鈻测棨 鈼
2.又译名:欣赏香港.新春烟花汇演鈼b棩鈻测棨 鈼
3.直到岳小白准备起,时蔡广得才明白自己要和他一起飞,他语无伦次起来,最终还是乖乖地坐进机舱,在杨桃的帮助下做好了所有的起飞准备,你行的!是杨桃的这句话让蔡广得好像松了一口气。鈼b棩鈻测棨 鈼
4.陈明茹和欧阳峰给上级发送电报汇报有两大嫌疑人宋连云和饶启正,待查证后再做汇报。信号再次被山口等人发现,并通知龟田要将一网打尽!鈼b棩鈻测棨 鈼
5.叶德全看后一头雾水,他决定还是先去找杨桃。鈼b棩鈻测棨 鈼

中国福利彩票走势图版

6.1945黎明之战第22集剧情介绍鈼b棩鈻测棨 鈼
7.赛南粤焦虑不安,她告诉杨桃,岳小白是去执行杀死杨子昆的任务。等杨桃冲出碉楼,恰好撞见岳小白回来,杨桃扑上去就打,岳小白一动不动,蔡广得抱住杨桃,为岳小白辩解鈼b棩鈻测棨 鈼
8.终于找到了日二十三军一二九师团的下落,这次可以把情报交给根据地首长了。叶德全要找回杨桃,大家一起堂堂正正的回罗浮山。鈼b棩鈻测棨 鈼
9.陈林海执导电视剧枪口第33集剧情鈼b棩鈻测棨 鈼

点击查看全文

热门推荐

新闻时讯

热门评论

溥初然:

第一集美朝战争的爆发,促使蒋介石以及众多残匪追随者死灰复燃,反攻大陆的诱惑使得隐藏在全国上下的特务摩拳擦掌,企图改写中国历史。他们到处搞爆炸,破坏公众设施,散布谣言,扰乱军心民心。特务的活动当然是地下的,联络主要用的是无线电,这是他们的命脉,也是我们粉碎特务组织的主要战线。特别单位701是一个负责无线电侦听和破译的情报机构,驻扎在南方山区一个缴获的地主庄园中。为了粉碎国民党反攻大陆的阴谋,上级决定剿灭纠集在大阴山区的一股顽匪,以镇慑敌人。同时,要求701日夜侦听台湾本岛与潜伏大陆的特务、残余部队的无线电联络,以配合解放军的剿匪行动。然而,大阴山战斗的打响,也暴露了我方对敌电台了如指掌。敌人为了反侦听,所有无线电台一夜之间都神秘失踪了,导致701侦听工作顿时陷入无边无尽的深海,一场“深海突围”行动拉开序幕。上级要求三个月内必须找出失踪敌台。然而在茫茫的无线电海洋里,各种电台多如鱼虾,要找到一部特定的电台,犹如在森林里寻找一片特定的树叶,难度可想而知,不但需要你夜以继日,更需要你有一双灵敏的耳朵。现在敌人上百部电台失踪了,上千套频率变了,一下子要找到谈可容易!于是,各路专家云集701。于是,总部华主任也赶来701督战。华主任意识到,目前需要寻找一个听力奇才,并且想到了一个人,他是解放前活跃在南京的一个著名调音师,解放后一度被我军抓捕并和华主任打过一定交道。华主任深悉他的听力奇才,要求701速派人将他接来。此人名叫罗山,又名罗三耳,当时已在上海音乐学院工作。侦听处副处长安在天和保卫处处长金鲁生,踏上了去上海寻找罗三耳的旅程。短短的旅程隐伏重重危机,在金鲁生警惕的保护下,安在天安全抵达上海。不料,特务却神秘地知道了他们的来意,就在他们赶到音乐学院之时,罗山被人从楼顶推下来,死在安在天的面前。第二集医院,罗山在弥留之际,告诉安在天两个情况:一,推他下楼的是一个穿“灰长衫”的男子;二,在乌镇住着一位“能听风”的人,听力远在他之上。鉴于有特务跟踪,安在天他们来到上海市公安局。他们的特别证件,令上海公安局当即决定全力支持他们。于是他们借了足够的枪支弹药,立即赶往乌镇。沿河而扎的乌镇,似乎比上海城还要古老和殷实。安在天和金鲁生顺着码头伸出去的石板路往里走,不久,便看见一个酒坊,妇女正在忙碌。当他们并不十分明了地向她说起想找一个什么样的人时,她却很明白他们要找谁。“你要找的人叫阿炳,他的耳朵是风长的,尖得很,说不定我们这会儿说的话他都听见了。他现在肯定在祠堂。”她伸手指路,祠堂从这儿过去少说有百米之远。当他们找到罗山推荐的听力奇才阿炳时,发现他竟然是一个半痴呆的盲人。安在天一时沮丧极了。但是,阿炳的三爸向安在天讲述了阿炳听力上的种种奇迹。阿炳是个怪物,生下来就是傻子,3岁不会走路,5岁还不会喊妈。5岁那年,他发高烧,昏迷了三天三夜,醒来居然会张口说话了,可眼睛却又给烧瞎了。奇怪的是,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知晓的东西却似乎比村里任何一个明眼人还要多,村子里有什么事,别人还没看见,他已经用耳朵听见了。有人说他耳朵是风长的,只要有风,最小的声音都会随风钻进他耳朵。也有人说,他身上的每一个汗毛孔都是耳朵,因为人们发现即使把他耳朵堵住,他的听力照样胜人一筹。安在天重新好奇起来,前去阿炳家,准备考考阿炳的听力。那么怎么考听力?三爸掏出自己的怀表,又要了安在天的手表,让阿炳听快慢。两只表本身快慢误差一天只有两分钟,结果阿炳只听了几秒种就听出了结果……同时,村里的邻居,抱着从外地省亲回来亲戚的孩子来考阿炳,阿炳一下就道出了他的渊源,丝毫不差。金鲁生在小店里了解到阿炳的“家史”。阿炳没有父亲,他是个私生子。阿炳妈是村上公认的最好的裁缝,同时也是全村公认的最可怜的女人,一辈子跟又瞎又傻的儿子相依为命,从没有真正笑过。安在天和金鲁生连夜赶回青镇,给701首长铁院长通电话,把阿炳的情况作了汇报。铁院长同意安在天把阿炳带回来。次日清晨,安、金两人又来到乌镇,准备带走阿炳。不想,为了逃避“寂静的声音”折磨每晚都必须去桑园睡觉的阿炳遭到了“灰长衫”的蒙骗,幸好安和金及时赶到……第三集金鲁生干掉了“灰长衫”。眼看阿炳要被带走,“灰长衫”的同伙在村子里又制造谣言,说安在天是坏人,他带走阿炳是要挖他的眼睛和身体的器官,给前线受伤的战士治病。村里人本来就对安在天带走阿炳疑虑很深,于是蜂拥去码头拦截……群众赶到码头时,安在天他们已经离开,算是躲过麻烦。三爸为了帮他们逃脱而致残。因为有特务的跟踪,安在天等人一路辛苦辗转回到上海。在上海公安局,和黄处长认真分析后,找出老有特务知道他们行踪的原因是他们与701的联络电话被窃听了,决定不再与701联系,改乘汽车秘密离开上海。经过三十几个小时的昼夜兼程,一行人终于安全抵达701。尽管铁院长,包括华主任,对安在天带回来的人存在生理缺陷早有心理准备,但当阿炳站在他们面前时,还是感到难以接受的失落。对安在天来说,他最担心阿炳在老家神奇有余的耳朵,到“701”后变得不灵了。所以,事先他再三交代,等首长们来看他时,一定要给他们“露一手”。结果弄巧成拙,来的人,不管谁开腔说话,也不管你是不是在跟他说,阿炳都当作在“考”他。于是正常的谈话根本无法继续下去,只听他左右开弓地在“应试”,口无遮拦,叫人看来,完全是个傻瓜!铁院长向安在天大发雷霆。院子里突然传来两只狗叫声,阿炳一下子屏声静气,用心地倾听着,以至两只耳朵都因为用力而在隐隐而动。他憨憨一笑,“我敢说,外面的两只狗都是母狗,其中一只是老母狗,少说有七八岁了,另一只是这老母狗下的崽,大概还不到两岁。”就这样,阿炳凭听力识别出狗的性别和血缘,博取了铁院长的惊喜,从而扭转了局面,夸安在天“确实带回来了一个宝贝。”与此同时,镇上的一个理发店老板老哈非常可疑,他是这一带潜伏特务的组长。敌人盯上了701,实施天网行动。门卫蔡大爷发现卖泡菜的很可疑,在带人去抓捕特务的路上,不幸牺牲。第四集阿炳被安排在培训中心,作进一步的听力测验。下午,铁院长、华主任一行人,带着20部录放机和20个不同的福尔斯电波,在听音室摆开架势,准备对阿炳进行专项听力测试。测试方式是这样的:先给阿炳听一个电波信号,给他10秒的时间分辨特征,然后任意给他20种不同的信号,看他能否从中指认出开始的那个信号。阿炳对福尔斯电码一窍不通,听都没听过,所以,对这种考测,安在天持悲观态度,他甚至觉得这样做是有点离谱了但阿炳简直神了!考了十个回合,没有一回叫他犯难,更不要说出错了。没有错,非但没有错,而且每一回合他都提前“出局”。这个下午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万分震惊和鼓舞!为了让阿炳有十足的把握去做侦听工作,安在天按照首长指示,对阿炳进行为期三天的侦听训练,完成这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阿炳仅用三天的时间,就学会了一个侦听员要学八个月的课程,再次给安在天一个神话般的惊喜。一方面阿炳的天才得到了大家的充分认同,而另一方面阿炳的弱智又经常弄得大家哭笑不得。胖子拿刀给他削水果,阿炳却认为是要用刀来割他的耳朵。他居然将金鲁生的两发子弹当耳塞用,放在自己的床头让大家虚惊一场。第五集不管怎样,华主任和铁院长还是破格让阿炳加入特别单位“”701。安在天陪同阿炳,举行了志愿加入特别单位“701”的宣誓仪式。仪式是庄严的,对阿炳来说又是神秘的,面对一个个生死不计的“要求”和“必须”,阿炳以为自己即将奔赴硝烟弥漫的战场,并为此一半是激动、一半是恐慌,恐慌和激动都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负责宣誓的干部处长问阿炳对组织上有什么要求,阿炳“悲壮地”提了两条:1、如果从此他不能回乌镇,希望组织上妥善解决他母亲的“柴火问题”;2、如果他死了,决不允许任何人割下他耳朵去做研究。宣誓完毕,安在天想起该问阿炳真姓实名,得到的回答是没有。最后,根据他母亲姓陆的事实,组织上临时给他冠了一个叫“陆家炳”的名子,并立刻签署在了三份即将上报和存档的文书上。阿炳开始了神秘的生涯……安在天带阿炳走进了“701”高墙深筑的院中之院。阿炳问这是哪里?安在天说:“这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机房里,陈科长专门给阿炳当转机器的“一只手”。陈科长的手机警地落在频率旋钮上,沉睡在无线电海洋里的各种电波声、广播声、嚣叫声、歌声、噪音纷至沓来。阿炳端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以一种丝毫不改变的神情侧耳聆听着。他一再要求将转速加快,几次要求都未能如愿,阿炳似乎急了,亲自上机。他试着转了几下,最后确定了一个转速,并要求以这个速度转给他听。在场的人都愣了,因为他定的那个转速,少说在正常转速的5倍之上。在这个转速下,正常人的耳朵已经听不到一个像样的电波声,所有电波声几乎都变成了一个倏忽即逝的“滴”音或者“哒”声。换句话说,转速快到这个程度,所有不同的声音都变成了一样的噪音。然而,就这样,阿炳找到了敌台!求胜心切是当时“701”所有人的心情。在阿炳进机房之前,没有人知道怎样去赢得胜利,然而自阿炳进机房的这天起,大家似乎都一下子明白了。这一天,阿炳在机房坐了18个小时,抽了4包烟,找到敌台3部共51套频率,相当于每小时找三套,也相当于之前那么多侦听员10多天来收获的总和。这简直令人惊叹的兴奋又难以置信!以后的一切是可想而知的,阿炳每天出入机房,几乎每天都在不断刷新由他自己创造的纪录,最多的一天他共找到敌台5部、频率82套。奇怪的是,这天之后,他每天找台的数量逐日递减,到第25日,居然一无所获。阿炳已经不肯进机房了,他认为该找的电台都找完了。

招青易:

第1集“文革”后期的一个风雨夜晚,兽医陈金鹏的妻子凤姑就要临产,同样就要临产的上海知识青年顾家慧闯入了他的家恳求帮忙接生。顾家慧当晚就因难产而死,其小孩取名顾忆罗,凤姑自己的孩子叫陈想南。凤姑动身将忆罗送到上海的顾家,顾家慧的母亲顾妈妈不敢再贸然接受这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文革”结束后,顾家马上来到静雪河想接回顾家珍贵的第三代忆罗。凤姑一念之差,将自己的孩子当成忆罗交予顾家。第2集顾家今日的繁华景象让凤姑吃惊不小,她决意悄悄纠正自己的错误,但因顾家保姆刘妈警觉而没有得逞。十年后,留在上海的忆罗从小缺少母爱,那个留在乡间的孩子想南一直经受着艰苦生活的磨炼。在想南生日这天,陈金鹏他顿时明白顾家那个才是自己的女儿。第3集陈金鹏垂涎顾家的财富,马上又要去上海勒索,凤姑为了阻止他不幸跌入山谷。生日之夜,想南终于在山谷中找到昏迷的凤姑,从此凤姑成了不省人事的废人。此时的顾家正在为忆罗庆祝生日,陈金鹏找到顾家,忆罗惊恐地从陈金鹏嘴里得知自己的身世,为了保住这个秘密,她决定除掉陈金鹏。被拘留的陈金鹏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亲生的女儿为何要置自己于死地。第4集让忆罗吃惊的是,刘妈竟然听到了自己和陈金鹏的部分对话。陈金鹏成了通缉犯,大路追查到静雪河,想南在老关叔的帮助下,一直照顾着凤姑。老关叔已经教会了想南针灸,想南顺利考取上海护士学校。二十岁的忆罗写成长篇恐怖小说《梦之城》,马奔以优异的成绩大学毕业后,在著名的BIG建筑设计事务所工作。第5集想南勤工俭学到餐厅打工送盒饭,她的美貌让医院实习生们痴迷,整容科实习生涂小震为了能看到想南,他订了一个月的盒饭。想南课余按照小时候来过的地址寻找马奔家,想南在一次送盒饭途中被忆罗骑摩托撞倒,盒饭撒了一地。忆罗扔了五十块钱扬长而去。顾客没有吃到饭就向餐厅投诉,想南被餐厅辞退。丢掉工作的想南和同学商量着到保姆介绍所去试试。第6集想南在介绍所碰到苏苏和家豪,家豪决定招想南到家当钟点保姆。第一天到顾家想南就碰到忆罗,忆罗认出想南就是被自己撞的女孩。顾妈妈见到想南大吃一惊,她恍然间以为自己见到了已死去的女儿,她对想南倍感亲切,高兴地留下了她。马奔在公司被老板的讲话激励,他拿出自己的设计方案,老板却看也不看。顾妈妈对想南多了一层关照。忆罗到马奔的单位找他,马奔将实情告诉她。第7集家豪在电视上看到姐姐顾家慧的同学涂大庆现在已经是著名房地产公司的老板了,苏苏提醒说涂大庆和顾家慧一起到农村插队说不定他会知道忆罗父亲是谁。她催家豪去打听一下,他们的谈话被忆罗偷听。“忆罗咖啡馆”的建成,使马奔的设计得到大家肯定。在开业那天顾妈妈找马奔单独谈心,原来她已经办好忆罗和马奔共同去美国留学的一切手续。马奔在顾他*的一再嘱托下,答应考虑。第8集才在机场发现马奔原来正是忆罗的男朋友,马奔也才知道想南就是顾家的保姆。在忆罗出国期间,顾妈妈和想南相依为命。不久,马奔给想南寄来一封信……第9集原来,马奔在国外并没有在婚姻上达成共识,忆罗看出马奔还在怀念和想南的过去。苏苏找到想南诉苦并鼓励想南和马奔再续前缘。忆罗突然收到了陈金鹏送来的“贺礼”。正在这时,顾妈妈当场宣布忆罗就要和马奔结婚。第10集顾妈妈告诉想南忆罗就要结婚的消息,求想南帮忙筹备。忆罗找到想南提出给她十万元钱来换取想南离开上海,遭到想南拒绝。马奔到想南家帮她修补房顶,两人仿佛回到了过去的美好时光,马奔决心和忆罗解除婚约。第二天,内疚的马奔要将一笔钱给想南,想南断然拒绝。

建叶欣:

第一集美朝战争的爆发,促使蒋介石以及众多残匪追随者死灰复燃,反攻大陆的诱惑使得隐藏在全国上下的特务摩拳擦掌,企图改写中国历史。他们到处搞爆炸,破坏公众设施,散布谣言,扰乱军心民心。特务的活动当然是地下的,联络主要用的是无线电,这是他们的命脉,也是我们粉碎特务组织的主要战线。特别单位701是一个负责无线电侦听和破译的情报机构,驻扎在南方山区一个缴获的地主庄园中。为了粉碎国民党反攻大陆的阴谋,上级决定剿灭纠集在大阴山区的一股顽匪,以镇慑敌人。同时,要求701日夜侦听台湾本岛与潜伏大陆的特务、残余部队的无线电联络,以配合解放军的剿匪行动。然而,大阴山战斗的打响,也暴露了我方对敌电台了如指掌。敌人为了反侦听,所有无线电台一夜之间都神秘失踪了,导致701侦听工作顿时陷入无边无尽的深海,一场“深海突围”行动拉开序幕。上级要求三个月内必须找出失踪敌台。然而在茫茫的无线电海洋里,各种电台多如鱼虾,要找到一部特定的电台,犹如在森林里寻找一片特定的树叶,难度可想而知,不但需要你夜以继日,更需要你有一双灵敏的耳朵。现在敌人上百部电台失踪了,上千套频率变了,一下子要找到谈可容易!于是,各路专家云集701。于是,总部华主任也赶来701督战。华主任意识到,目前需要寻找一个听力奇才,并且想到了一个人,他是解放前活跃在南京的一个著名调音师,解放后一度被我军抓捕并和华主任打过一定交道。华主任深悉他的听力奇才,要求701速派人将他接来。此人名叫罗山,又名罗三耳,当时已在上海音乐学院工作。侦听处副处长安在天和保卫处处长金鲁生,踏上了去上海寻找罗三耳的旅程。短短的旅程隐伏重重危机,在金鲁生警惕的保护下,安在天安全抵达上海。不料,特务却神秘地知道了他们的来意,就在他们赶到音乐学院之时,罗山被人从楼顶推下来,死在安在天的面前。第二集医院,罗山在弥留之际,告诉安在天两个情况:一,推他下楼的是一个穿“灰长衫”的男子;二,在乌镇住着一位“能听风”的人,听力远在他之上。鉴于有特务跟踪,安在天他们来到上海市公安局。他们的特别证件,令上海公安局当即决定全力支持他们。于是他们借了足够的枪支弹药,立即赶往乌镇。沿河而扎的乌镇,似乎比上海城还要古老和殷实。安在天和金鲁生顺着码头伸出去的石板路往里走,不久,便看见一个酒坊,妇女正在忙碌。当他们并不十分明了地向她说起想找一个什么样的人时,她却很明白他们要找谁。“你要找的人叫阿炳,他的耳朵是风长的,尖得很,说不定我们这会儿说的话他都听见了。他现在肯定在祠堂。”她伸手指路,祠堂从这儿过去少说有百米之远。当他们找到罗山推荐的听力奇才阿炳时,发现他竟然是一个半痴呆的盲人。安在天一时沮丧极了。但是,阿炳的三爸向安在天讲述了阿炳听力上的种种奇迹。阿炳是个怪物,生下来就是傻子,3岁不会走路,5岁还不会喊妈。5岁那年,他发高烧,昏迷了三天三夜,醒来居然会张口说话了,可眼睛却又给烧瞎了。奇怪的是,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知晓的东西却似乎比村里任何一个明眼人还要多,村子里有什么事,别人还没看见,他已经用耳朵听见了。有人说他耳朵是风长的,只要有风,最小的声音都会随风钻进他耳朵。也有人说,他身上的每一个汗毛孔都是耳朵,因为人们发现即使把他耳朵堵住,他的听力照样胜人一筹。安在天重新好奇起来,前去阿炳家,准备考考阿炳的听力。那么怎么考听力?三爸掏出自己的怀表,又要了安在天的手表,让阿炳听快慢。两只表本身快慢误差一天只有两分钟,结果阿炳只听了几秒种就听出了结果……同时,村里的邻居,抱着从外地省亲回来亲戚的孩子来考阿炳,阿炳一下就道出了他的渊源,丝毫不差。金鲁生在小店里了解到阿炳的“家史”。阿炳没有父亲,他是个私生子。阿炳妈是村上公认的最好的裁缝,同时也是全村公认的最可怜的女人,一辈子跟又瞎又傻的儿子相依为命,从没有真正笑过。安在天和金鲁生连夜赶回青镇,给701首长铁院长通电话,把阿炳的情况作了汇报。铁院长同意安在天把阿炳带回来。次日清晨,安、金两人又来到乌镇,准备带走阿炳。不想,为了逃避“寂静的声音”折磨每晚都必须去桑园睡觉的阿炳遭到了“灰长衫”的蒙骗,幸好安和金及时赶到……第三集金鲁生干掉了“灰长衫”。眼看阿炳要被带走,“灰长衫”的同伙在村子里又制造谣言,说安在天是坏人,他带走阿炳是要挖他的眼睛和身体的器官,给前线受伤的战士治病。村里人本来就对安在天带走阿炳疑虑很深,于是蜂拥去码头拦截……群众赶到码头时,安在天他们已经离开,算是躲过麻烦。三爸为了帮他们逃脱而致残。因为有特务的跟踪,安在天等人一路辛苦辗转回到上海。在上海公安局,和黄处长认真分析后,找出老有特务知道他们行踪的原因是他们与701的联络电话被窃听了,决定不再与701联系,改乘汽车秘密离开上海。经过三十几个小时的昼夜兼程,一行人终于安全抵达701。尽管铁院长,包括华主任,对安在天带回来的人存在生理缺陷早有心理准备,但当阿炳站在他们面前时,还是感到难以接受的失落。对安在天来说,他最担心阿炳在老家神奇有余的耳朵,到“701”后变得不灵了。所以,事先他再三交代,等首长们来看他时,一定要给他们“露一手”。结果弄巧成拙,来的人,不管谁开腔说话,也不管你是不是在跟他说,阿炳都当作在“考”他。于是正常的谈话根本无法继续下去,只听他左右开弓地在“应试”,口无遮拦,叫人看来,完全是个傻瓜!铁院长向安在天大发雷霆。院子里突然传来两只狗叫声,阿炳一下子屏声静气,用心地倾听着,以至两只耳朵都因为用力而在隐隐而动。他憨憨一笑,“我敢说,外面的两只狗都是母狗,其中一只是老母狗,少说有七八岁了,另一只是这老母狗下的崽,大概还不到两岁。”就这样,阿炳凭听力识别出狗的性别和血缘,博取了铁院长的惊喜,从而扭转了局面,夸安在天“确实带回来了一个宝贝。”与此同时,镇上的一个理发店老板老哈非常可疑,他是这一带潜伏特务的组长。敌人盯上了701,实施天网行动。门卫蔡大爷发现卖泡菜的很可疑,在带人去抓捕特务的路上,不幸牺牲。第四集阿炳被安排在培训中心,作进一步的听力测验。下午,铁院长、华主任一行人,带着20部录放机和20个不同的福尔斯电波,在听音室摆开架势,准备对阿炳进行专项听力测试。测试方式是这样的:先给阿炳听一个电波信号,给他10秒的时间分辨特征,然后任意给他20种不同的信号,看他能否从中指认出开始的那个信号。阿炳对福尔斯电码一窍不通,听都没听过,所以,对这种考测,安在天持悲观态度,他甚至觉得这样做是有点离谱了但阿炳简直神了!考了十个回合,没有一回叫他犯难,更不要说出错了。没有错,非但没有错,而且每一回合他都提前“出局”。这个下午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万分震惊和鼓舞!为了让阿炳有十足的把握去做侦听工作,安在天按照首长指示,对阿炳进行为期三天的侦听训练,完成这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阿炳仅用三天的时间,就学会了一个侦听员要学八个月的课程,再次给安在天一个神话般的惊喜。一方面阿炳的天才得到了大家的充分认同,而另一方面阿炳的弱智又经常弄得大家哭笑不得。胖子拿刀给他削水果,阿炳却认为是要用刀来割他的耳朵。他居然将金鲁生的两发子弹当耳塞用,放在自己的床头让大家虚惊一场。第五集不管怎样,华主任和铁院长还是破格让阿炳加入特别单位“”701。安在天陪同阿炳,举行了志愿加入特别单位“701”的宣誓仪式。仪式是庄严的,对阿炳来说又是神秘的,面对一个个生死不计的“要求”和“必须”,阿炳以为自己即将奔赴硝烟弥漫的战场,并为此一半是激动、一半是恐慌,恐慌和激动都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负责宣誓的干部处长问阿炳对组织上有什么要求,阿炳“悲壮地”提了两条:1、如果从此他不能回乌镇,希望组织上妥善解决他母亲的“柴火问题”;2、如果他死了,决不允许任何人割下他耳朵去做研究。宣誓完毕,安在天想起该问阿炳真姓实名,得到的回答是没有。最后,根据他母亲姓陆的事实,组织上临时给他冠了一个叫“陆家炳”的名子,并立刻签署在了三份即将上报和存档的文书上。阿炳开始了神秘的生涯……安在天带阿炳走进了“701”高墙深筑的院中之院。阿炳问这是哪里?安在天说:“这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机房里,陈科长专门给阿炳当转机器的“一只手”。陈科长的手机警地落在频率旋钮上,沉睡在无线电海洋里的各种电波声、广播声、嚣叫声、歌声、噪音纷至沓来。阿炳端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以一种丝毫不改变的神情侧耳聆听着。他一再要求将转速加快,几次要求都未能如愿,阿炳似乎急了,亲自上机。他试着转了几下,最后确定了一个转速,并要求以这个速度转给他听。在场的人都愣了,因为他定的那个转速,少说在正常转速的5倍之上。在这个转速下,正常人的耳朵已经听不到一个像样的电波声,所有电波声几乎都变成了一个倏忽即逝的“滴”音或者“哒”声。换句话说,转速快到这个程度,所有不同的声音都变成了一样的噪音。然而,就这样,阿炳找到了敌台!求胜心切是当时“701”所有人的心情。在阿炳进机房之前,没有人知道怎样去赢得胜利,然而自阿炳进机房的这天起,大家似乎都一下子明白了。这一天,阿炳在机房坐了18个小时,抽了4包烟,找到敌台3部共51套频率,相当于每小时找三套,也相当于之前那么多侦听员10多天来收获的总和。这简直令人惊叹的兴奋又难以置信!以后的一切是可想而知的,阿炳每天出入机房,几乎每天都在不断刷新由他自己创造的纪录,最多的一天他共找到敌台5部、频率82套。奇怪的是,这天之后,他每天找台的数量逐日递减,到第25日,居然一无所获。阿炳已经不肯进机房了,他认为该找的电台都找完了。

让代桃:

G省是典型的农业大省,由于前几年全省一直实行“发展高科技,赶超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激进战略,致使“三农”问题日益严重,农民负担沉重,干群关系紧张,这成了G省省委书记贺立斌的一块心病。为了彻底解决全省的农业问题,贺立斌决定把全省最大的贫困地区--峡口市作为试点,希望能为全省农村改革摸索出一条成功之路。为此,他出奇兵,将农民出身的留美农业经济学博士、省农大校长罗汉生派到峡口当市委书记。罗汉生上任以后大胆改革,想从体制上根本解决农民负担过重的问题,但遇到了来自内部的重重阻力,再加上罗汉生的书生气和政治上的不成熟,致使各种矛盾激化。迫不得已之下,贺立斌只好“挥泪斩马谡”,准备将罗汉生调到身边好好“调教”一下。但罗汉生不甘心自己的抱负付诸东流,主动要求到省里的另一贫困地区--峡西市任职,意图在基层为农业问题摸索解决之道。经过两年多卧薪尝胆、励精图治的不懈努力,罗汉生初步改变了峡西市的贫困面貌,为实现小康社会打下了坚实基础。而此时,贺立斌即将退休,他把继任者的目标人选放在了罗汉生身上,并提拔他担任省委副书记,负责全省的农业工作,想以此打开全省农业工作长期徘徊不前的局面。也就在这时,峡口市重要的水利工程峡口水库在竣工后发生事故,罗汉生再次临危受命二下峡口进行灾后重建工作。罗汉生没有因循守旧而是通过大胆的体制改革解决长期困扰峡口的问题,他调整了不切实际的盲目发展高科技的战略,致力于实实在在地引进东部沿海资金创办加工企业,发展与沿海地区配套的乡镇企业,使峡口的面貌焕然一新。通过贺立斌、罗汉生和广大党的基层干部的形象塑造,展现了G省这个农业大省实践“三个代表”思想,为解决“三农”问题、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所付出的艰辛努力;歌颂了唯下、唯实、不盲目唯上的干部作风和执政为民的兴邦之路。

性晖:

第三十一集永生要展颜重新振作,整顿季氏,展颜请求永生来帮助她。禾敏告诉展颜她和季冬阳的关系及来上海的目的,而这一切都是江永生一手策划的,展颜陷入极度痛苦。展颜决定宣布季氏破产,一位投资者亮出季冬阳的名片,季氏危机解除。展颜决定退出季氏,做一个快乐的人,永生对展颜说爱上了她。大海的新店开业了,展颜当了董事长,一家人快乐不已。

登代玉:

第十七集为了兑现农民手中的白条、并解决重建资金,罗汉生决定拍卖马明一手建立起来的新的市府大楼。看着自己多年的努力就这样被卖了,马明心里说不出的窝囊。省委任命罗汉生兼任峡口市委书记,罗汉生一方面进一步完善农经会,另一方面积极开展招商引资,发展加工业。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农民负担过重的问题,罗汉生将兴隆乡搁置多年的体制改革问题重新提上议事日程。和三年前一样,此举又招致大家的不满,贺书记劝罗汉生暂时搁一隔,一切还是要以社会稳定为前提。李雅不断地将第一线的情况向持观望态度的封省长报告。蒋苇的到来给了罗汉生极大的安慰,就在这团聚时刻,传来农经会要起用法律手段状告乡政府乱收费的消息。第十八集农经会以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力,罗汉生认为这表示乡政府已经到了必须进行体制改革的时候了,但省里依旧将改革压下,要求先与农经会协商。农经会态度强硬,除非政府答应以后完全按照中央文件收费,而政府在思想上却根本接受不了群众告政府这一现实。罗汉生意识到要进行体制改革首先要转变政府人员的思想,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而自己却势单力孤,罗汉生盟生了辞职的想法。罗汉生的辞职信引起贺书记激烈的思想斗争,改革和稳定虽然是一组矛盾,可不改革就不能发展生产力,生产力不发展人民的生活就得不到改善,也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社会的稳定问题。贺书记终于同意以兴隆乡为试点进行体制改革。这一次,罗汉生从思想上入手,一个个耐心劝解、一个个费心安排,体制改革工作在平和有序的状态下安全着陆。根据钟平县委的调查材料,死难人员中的钟启明有私开金矿的嫌疑,但因金矿被淹、也没有其它人证物证,钟启明依然和郑建国等六位党员被授予烈士称号。郑建国家里被盗,而被盗的仅是郑建国的一本笔记本。第十九集陈桐因炸坝时没有劝说郑建国撤离愧疚不已,对郑的死因始终存疑。特别是小偷仅偷走了郑建国家里的一本笔记本,陈桐感到,郑建国的死不是偶然的。他私下去电信局查了郑建国的手机,发现最后和郑建国通电话的是马明,又从郑建国的工作日志里看见写着大坝、金矿的字迹。陈桐分析,郑建国可能掌握了一些马明在大坝、金矿问题中的线索,马明有杀人灭口的嫌疑。他写信给封省长,希望省里对郑建国的死因立案调查。封省长却以事情发生在峡口该由峡口组织调查为由,将这烫手的山芋扔给了罗汉生。胡志东刻意接近贺凡终于见效了,贺凡开始对胡志东有了好感。看到陈桐递交的材料,罗汉生震惊了,由于涉及的是市长马明,又没有可靠的证据,罗汉生也不敢轻易有所举动,仅在暗中留意此事。胡志东希望得到贺立斌的庇护,却被贺立斌一眼看穿,贺立斌丝毫不给他可乘之机,并且不允许贺凡再和胡志东来往。第二十集贺凡在胡志东的电脑中发现一个名为“金子”的加密文档,开始怀疑胡志东与金矿有关,为了获得第一手资料,她和陈桐联手调查此事。他们查到承包水库工程的其实是毫无资质的杂牌公司。此时,卫琴清醒了,证实了郑建国等人的死亡是马明造成的,但贺书记却认为证据不足暂时不予调查。罗汉生虽无法理解贺书记的苦心,但也不愿违背贺书记。愤怒的卫琴找到贺凡,要求用舆论的压力迫使政府调查此事。封元一将那封举报蒋长林的匿名信转给罗汉生,他要看罗汉生怎样处理这件事,如果罗汉生不予处理,那就说明他有私心,在下届省委书记的候选人中,封元一就将少一个竞争对手。但这封信却被周秘书私自扣下转交给贺书记。贺书记找封元一谈话,婉转地批评了他的做法。随着陈志豪、江峰的失踪,再不展开调查很可能断了线索,罗汉生决定成立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事情逐步败露,胡志东和马明慌了阵脚,将希望寄托于封省长,而明哲保身的封省长又怎么可能去趟这潭浑水呢?第二十一集贺立斌扣下了贺凡关于大坝质量问题的文章,这让贺凡极不理解,而事实上,贺书记的苦心又有谁能够理解呢?贺立斌得知罗汉生背着他组织联合调查组,非常气愤,前往质问罗汉生,命令罗汉生必须服从上级。见贺书记被自己气得心脏病发,罗汉生十分愧疚,在周秘书的陪同下前去看望贺书记。贺书记告诉他,当前主要工作是灾后重建,大坝的问题不是不查,而是缓查。马明得了晚期肺癌,他来到钟平县,看着他曾经为之付出了青春和热血的土地,以及将他视为恩人的淳朴的乡民,他后悔了,后悔为什么会一念之差走上这样一条不归路。他感到愧对党、愧对这片养育他的土地。第二十二集时日不多的马明为求得心里的解脱主动要求去最艰苦的石坝乡蹲点修渠,马明的转变使胡志东不得不自谋生路,他决定利用贺书记不愿查大坝的心理搅浑这潭水。由于罗汉生停止调查,众人极为不满,陈桐和贺凡暗地里继续调查,终于查出承包水库工程的其实就是胡志东的公司。卫琴在整理大坝照片时发现,事发前大坝上就有了裂缝,这说明大坝确实存在着质量问题。胡志东铤而走险,向李雅投寄了举报蒋长林受贿的匿名信,将大坝质量问题全盘推到蒋长林身上。封元一正想激化罗汉生和贺书记之间的矛盾以坐收渔人之利,李雅心领神会,马上将信转交给罗汉生,并且告诉罗汉生,先前有一封同样内容的信已经转给罗汉生了。罗汉生这才知道,是周秘书私自扣了他的信并转给了贺书记。罗汉生非常生气,他来到贺书记办公室,问贺书记为什么刻意隐瞒他这么重要的情况。一番深谈,罗汉生终于明白了贺书记的苦心。原来贺书记为了全省的长远利益,将满怀希望寄托在罗汉生身上,并将向组织推荐他担任下届省委书记,带领全省人民脱贫致富。而查大坝必定查到蒋长林,用人不察、对亲属管教不力等罪名必将影响罗汉生担任省委书记这样重要的岗位。罗汉生思考了一夜,但他始终无法背弃自己的原则,他认为,政府首先应该取信于民,否则就不能得到人民的拥护和爱戴。大坝事件已经影响到政府的诚信,再不将真相公之于众,人民就将对政府彻底失去信心。一个没有群众拥护的政府又怎么可能长治久安。在灾后重建的关键时刻,建立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比谁来当省委书记更加重要。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蒋苇,希望她能说服蒋老去检察机关自首。第二十三集曾经饱受牢狱之苦的蒋长林实在无法面对监狱里的生活,蒋苇也怕他承受不了,默默地将他送上前去加拿大的航班。李雅知道,蒋长林一走,罗汉生就将成为众矢之的、有口难辩。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李雅还是被罗汉生无私无畏的精神折服了,她悄悄将蒋长林的航班通过拷台留给了罗汉生。罗汉生及时赶到机场劝回了蒋长林,但脆弱的蒋老始终无法面对自己所犯下的错,最终选择以死来逃避现实。父亲的死使蒋苇无法再面对罗汉生,她向罗汉生提出离婚。蒋长林事件果然影响到了罗汉生,谣言四起,省里开始对他进行外调,但清者自清,唯真唯实的罗汉生又有什么把柄可以让人抓呢?第二十四集蒋长林的一封公开信,使一切浮出水面,贺书记意识到在大是大非面前,自己却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投鼠忌器,从某种意义上说罗汉生的政治品质比自己更为成熟。胡志东锒铛入狱,肺癌晚期的马明撑不住进了医院,他别无所求,只希望他这最后的努力能为他的党性保持一点纯洁性。贺书记前往北京向中央检讨自己压制调查大坝的错误,并推举罗汉生继任省委书记。贺书记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改变全省农村的落后面貌,他没有责怪罗汉生一再将自己推到火焰刀口上,通过大坝事件,他对罗汉生更加充满了信心。罗汉生从北京回来了,他将成为峡江省新一任的省委书记,当他踏上峡口地界时,发现往常浩浩荡荡的迎宾队伍没有了,等在路边的是一个他那么熟悉、那么期待的身影,是他这一生都不可缺少的港湾,是一盏随时都为他点亮的灯。(来源:央视国际)